《读金庸偶得》分析大师风格鞭辟入里

(Photo from wikipedia)

今天是武侠小说大家金庸的89岁生日。

「金庸笔下的少年英侠,因际遇非凡,得成佳业,常与修为深厚的高人极其投缘;倒好似艺业一高,便再也无法和同侪朋辈意气相投,必得与功夫相近者互照形迹,方不致孤身自闪那寂寂异光。

说来也怪,何以小怪非得有老怪来伴来衬?又何以书中的年轻主人翁总是遭际非凡得习盖世神功?而这盖世神功总是传诸前辈先贤?难道这些年轻人必须受前人之惠方得武功过人?他们竟不能自己创一门绝活、立一派门户、成一代宗师吗?……金庸如此安置,或可视作其人生观中老境与青春、安与不安的一份理会。」──舒国治,《读金庸偶得》。

身为金庸迷,舒国治在《读金庸偶得》一书的〈序文〉中说道: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本色文艺。可以说从五十年代中一直到六十年代末,算是台湾武侠小说的黄金年代。一个地域有一个地域的本色文艺。我的童年与少年时期的台湾,是一个看武侠小说的地方。」他怀着年少时对武侠世界的热爱与狂想,论述了金庸笔下的武艺社会与思想特色。

以《笑傲江湖》为例,名门弟子令狐沖与魔教妖女任盈盈,一正一邪的组合奏出「笑傲江湖」一曲,最后缔结连理。「两情相悦,两人同生/死」是金庸小说中极为显着的特色,舒国治将之名为「两仪观」。

百年千书,陪你阅读经典好书。
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