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读经千遍也不厌倦4》圣经如何被错用?

◎莫非(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主任)

虽然许多基督徒都知道圣经是神的话语,他们和圣经的关係还是可能因为滥用、错用和误用而扭曲,对整个信仰好似买椟还珠。人对圣经的无知和自大莫此为甚。有哪几种扭曲的可能呢?

强调人为层面多过神启示
对为数不少的圣经学者来说,圣经是他们作学术研究和考察的对象,再根据研究结果写出对圣经的评价和鉴别。

有的是从历史批判,有的是从文本批判,也有的是从修辞或经文来源等角度进入研究。此种把圣经当作对象来研究的人都有一个共同倾向,就是强调人为层面多过神圣的启示。

有一些学者即是如此。信了主后,面临最大的诱惑,就是倾向把圣经当作另外一门人文学问来研究。他们对圣经和信仰也许可以说得头头是道,却不代表他们愿意让自己的生命在神话语面前「赤露敞开」。如何把「研究圣经」改为「让圣经来解剖自己的生命」?是这些学者需要不断调整的心态和挑战。

也有一些基督徒平常并没有整体读经的习惯,拿起圣经时会把经文支解,作私有化解读,然后功用性地为个人所运用。

如此好似把圣经碎片化,一次只读几节经文,东一节、西一节,就以为自己在读经了。或者是那种一叠放在案头的经文卡,一天读一张;或者是励志型读经,找一些很有启发,也很激励人或安慰人心灵的经文,作成礼物或者挂饰置于案头,或者作为书籤夹在书中。

并不否认有些时候,神也可能会透过这样片段的经文来对人说话。然而,对这世界上任何一本书而言,我们都不大会用这种碎片方式去阅读。好似不读书中完整的故事,只抓住其中一句对话,或一个场景的描写,或者诗中的一句诗,就以为算是读过整本书了。然而,我们为何会如此对待圣经?

正确的读经方式,应该是对所有经文,无论是应许、安慰或教导、警告,都是在神和人之间的关係里去领受,而非抽籤式地,在自我控制下作错误的解读。

不想读经成圣经文盲
圣经,虽然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,被许多西方家庭最多拥有的书,却也是被基督徒自己不读、而靠二手转述最多的一本书了。

关于读经,近年冒出一个名词叫作「圣经文盲」(Bible Illiteracy)。问题比我们想像的要严重,尤其美国文化是以基督教立国,无论在教育、经济、政治、法律等多层面中,都有基督教信仰的手印痕迹。然而,大部分美国人如今却成了圣经文盲。

「圣经文盲」这个现象早在2007年的时代杂誌就成为封面故事了。通常讲「文盲」,好像是指不识字之人,而西方社会说起「文盲」,更多的是对语言和文学的不熟悉。一般帮助文盲的机构,也比较关注没有能力阅读之人,「圣经文盲」则是关注基督徒对圣经的疏忽,超过没有能力去阅读。

2010年在洛桑网站有篇文章「圣经素养使圣经转型」(Biblical Literacy causes Biblical Transformation),对「圣经文盲」简单的解释为对圣经知识缺乏,包括不清楚从创世到教会建立的基本故事线,不能把故事线和世界历史相连,不熟悉重要圣经人物,以及他们在故事中的所作所为,没有圣经书卷和圣经作者的基本知识。

如此种种关于圣经知识的缺乏,指的是基督徒并非没有能力阅读,更严重的是有意忽视圣经。《重拾圣经》(Taking Back the Good Book)一书的作者诺尔(Woodrow Knoll)认为这是一个危机,他说:「我们常常无意识地相信,圣经是一本来自上帝的神圣书,但却很容易觉得不值得我们花时间一读。撒但在外界环境里攻击不下的,却可以因为我们的轻忽而达到目的。现代教会里的危机就是圣经文盲。」

未被神话语解剖灵魂
Biola大学伯丁教授(Kenneth Berding)则解释现代基督徒不读经的原因,是因为后现代不信任历史大叙述,也有的是因为自我主义盛行,让人只相信自我,不认为有任何外在权威的存在。还有很多人是因为社交媒体、简讯、娱乐的分心,或自以为是圣经通,因为从小在教会里长大,关于圣经有什幺没有听过?或者,就是一个「忙」,「没有时间」成为不读经最好的理由。

圣经文盲这个危机其实很严重,因为不读经的后果,神早已警告过我们:「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。你弃掉知识,我也必弃掉你,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。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,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。」(何西阿书四章6节)

很多人也许自以为是基督徒,拥有信仰,其实是挂在信仰的外围,完全没有被神的话语对付过生命、解剖过灵魂。眼前生活也许和其他弟兄姊妹没有太大差别,但只要刮过一阵生活风暴,他的信仰就可以全然崩解。没有属神的知识,会失去和父神之间儿女的关係,在神国里,也不再能作祭司为神所用。是真正地在灵里「灭亡」!

被经文改变还是私有化经文?   
自然,也有人会读经,且读了不少,但他读经的目的,不见得是为了靠神的话语来改变自己的生命,更多的是想要主导经文的意思。他不涉入圣经原作者或者神原本记录下来的心意,只看自己可以从经文中解读多少,来支持他所拥抱的一些议题或主张,比如说,圣经中对女性、种族和同性恋怎幺说?姊妹可不可以站讲台?奴隶需不需要被解放?常常是基督徒分两边,每一边都可以找到许多圣经的经文来支持。

这种读法的危险,已经不像读其他书,只是说说,停留在只是一个读者意见的表达而已。而是有些读者会把自己的解读当作上帝的旨意,随之而来的是执行道德处罚和权威式的压迫。比如说,美国历史上反对解放黑奴,认为逃奴就需要被处死;更遑论犹太人的大屠杀,参与的基督徒都各有其圣经根据。

这也是毕德生在《圣经好好吃》一书中所说「朝上的亵渎」,就是视圣经为权威,高举到一个程度成了为其所用的武器,不具位格,可以用来定罪或咒诅他人;而非一个在关係里,属于个人需要顺服、并领受的话语。反之,「朝下的亵渎」则是看轻、嘲讽圣经,觉得这本书没有什幺特别,蔑视自己所不了解的内容。

如此强行攫为己用的读经法,其实也像碎片化读经,都是毕德生所说的「将经文支解私有化」,是由读者来主导阅读,决定对经文如何筛检和控制所读,是带着私己的目的进入文字,用自以为是的思考来掌握所读,控制文字对自己生命的影响。

由此可见,现代基督徒读经是处于两种极端误用的现象:一方是蓬勃兴盛的圣经研究,另一方则是极端对圣经无感,从来不打开圣经的「圣经文盲」。中间还有面对时代各种议题如同性恋、战争或女性主义等挑战,强行引经攫为己用;或者以碎片化读经来作灵性OK绷(bandaide)……圣经里真正神的声音,好似因此而愈来愈沉默……沉默到一个地步,近乎震耳欲聋!

 
相关连结:
《读经千遍也不厌倦1》蜂房下滴的蜜
《读经千遍也不厌倦2》他们的血从地底中发出呼喊
《读经千遍也不厌倦3》从磐石取出的蜂蜜

《读经千遍也不厌倦5》现代人如何消费圣经?

《读经千遍也不厌倦6》打碎磐石的大锤

 

相关文章:王守仁:解经最忌断章取义



相关推荐